课程研发
    无分类
联系我们
你的位置:首页 > 课程研发

“约架”降低武术美誉度

2021-1-26 16:42:50      点击:

“约架”降低武术美誉度


2017年4月,自诩“太极宗师”的雷雷与号称“格斗狂人”的 徐晓冬在成都某武馆进行了一场比赛,最终,以现代搏击格斗“狂 人”自居的徐晓冬“秒杀”了所谓的“太极宗师”。尽管“约架”过 程只持续了短短几十秒,却引起了各界的广泛关注,国内外媒体大篇 幅报道相关内容,如英国《每日邮报》就曾对这一“约架”事件进 行了报道,称“对决”在中国的社交媒体引发热议一一其实,关注“徐雷约架”的绝不仅仅是社交媒体,内地众多传统媒体乃至主流媒 体也不甘落后地参与报道,甚至是炒作,推动着事件不断发酵,最终 在国际上闹得沸沸扬扬。

经过这一次铺天盖地的新闻炒作,徐晓冬俨然成了“武术打假” 的代表,他本人也以此为噱头,相继向多名武术界人士“约架",并 喊出了高额的出场费等,但几乎再没有真正发生过对抗。2017年6 月,徐晓冬曾经与太极拳师马保国约定,双方各带4位徒弟,展开44的“团战”,但这场“约架”被警方紧急叫停。

 

笔者以为,在徐晓冬发起的一系列 “约架”活动中,他自己几乎处于“不败”地位他以“武术打假”自诩,对方如果输给他,他自然可以宣称“打假”成功;即使对方暴揍了他,他似乎也可以承认对方的确是武术高手,挥一挥手便可 离去,无须承担不利后果。与之交手的武术人士则“蹭了热点”,瞬间出名,也由此收获经济利益。有人披露,当初被徐晓冬三下五除二打倒在地的雷雷,如今在武术界日子并不难过,出场费飙升,网上甚至形容“ 雷雷生活比徐晓冬滋润多了”。可见,“约架”的双方都可谓受益者,唯一的失败者,则是武术。

 

从表面上看,“徐雷约架”确实让武术成了众人关注的焦点,有人评价其所引发的关注度不亚于当年电影《少林寺》的上演,还有人甚至认为此次影响更大,因为当下社会舆论达到了众声喧哗、“人人皆说约架”的地步,比当初只有广播电影电视和报刊的时代更加热闹。基于此,有些人提出了如此看法:“徐雷风波”或许是对如今太平静安逸的“武林”的一个强刺激,对太极拳在国内的普及和市场关注热度的提升都是好事.①

 

其实不然。我们判断一个新闻事件及其传播、报道后所产生的影响和作用,不仅要从其辐射面、曝光度等维度予以考察,而且要从该事件是否产生正面、积极影响的价值观角度加以考量。换言之,不仅要追求轰动效应,而且要追求美誉度,如果连篇累牍的报道、评论都在质疑武术的价值和意义,这样的轰动效应不要也罢。

 

“徐雷约架”的确引起了新闻界的强烈关注,其波及面很广,甚至很多与体育、武术不沾边的媒体都介!入了报道,央视等国内主流权威媒体、诸多境外媒体纷纷参与讨论,这这一.点与当年(少林寺》上映后的社会反响相差无几。但是,人们稍加分析即不难发现,在这两次媒体热潮中,媒体的报道角度和传播效果却有着本质的差别:电影

 

《少林寺》上映后在世界范围内引起轰动,媒体跟进报道构建了武术积极、正面的形象,对于引发新一轮的全球“武术热潮” 产生了推动作用:这次“徐雷约架”的媒体报道口径却大相径庭,指斥武术、否定其价值成为媒体的主导声音——一位号称“智库”的人士厉声呵斥:基于维护武术群体的私利和荣誉,中国武术界延续了神秘主义话语对中国武术的包装。他们以传统文化传承者自居,却行欺世盗名牟取私利之实。②

 

也有人借此机会“揭穿”当初催生港台武侠小说风潮的那次比武,认为那次比武也几乎没有价值: 20世纪50年代,由于不同武术门派之间相互贬低,太极拳门下的吴公仪与白鹤拳传人陈克夫在澳门进行了轰动一时的“陈吴大战”,这一战触动梁羽生写下《龙虎斗京华》,港台新派武侠小说从此迎来大发展。但在“徐雷约架”后,一些人形容“两位老拳师如小孩打架一般毫无章法地挥拳, 只是偶有的几个技术动作还显示着自己的身份”,这番言论不仅直接贬损了比武的双方,在某种意义上还对港台新派武侠小说的滥觞提出了质疑风靡世界的武侠小说,居然是在全无章法的“街头斗殴”基础上生长起来的。

 

连海外人士也按持不住激动与狂热,日本一名退役空手道冠军松井章奎,当时也在推特上发文挑衅中国传统武术,称“中国武术都是垃圾”,自己要与徐晓冬一同向中国武林宣战。

 

类似的报道还有很多,它们毫不例外都关涉到武术,但曝光度与美誉度呈现出严重的撕裂与背离,超高的公众关注、媒体披露大都建立在对武术的贬损、斥责基础上,曝光度越高,就意味着武术遭到的批评、抨击声音越多。

 

其实,如此论调出台时忽略了_些基本的前提:首先,雷雷是否能代表太极的最高水准,其“太极宗师”名头是否得到公认?其次,绪论武术全 球传播的使命5

 

太极素以徐缓、养生著称,美国人甚至将太极拳视为“养生拳”,它能否体现中国武术的技击特性?最后,技击项目各有特点,竞赛规则迥异,两人“约架”时所设定的规则是否合理,能否让双方充分发挥自己的特长和优势?就算这些疑问被一消除,人们也必须承认这一点:不同的体育运动项目有着各自的本质规定性,这些规定性才是其受到公众青睐乃至进人奥运会的关键理由,虽然奥运会讲究“更快、更高、更强”,但从未强求不同项目的选手之间展开直接对抗,在技击项目领域,柔道与拳击无须比拼、摔跤与跆拳道同样不必判定孰强孰弱,在速度项目上,竞走运动员也不必跟短跑“飞人”一较高下。事实上,如果任由不同项目的运动员在没有确切规则的情形下随意比拼,自然也可以分出胜负,但这种胜负是缺乏足够价值的,更不能由此说输者是骗子、“垃圾”,进而全盘否定整个体育运动项目的价值。

 

遗憾的是,因为“徐雷约架”这一炒作事件,许多人包括部分媒体都对武术做出了近乎“赶尽杀绝”的断言,武术多年来积攒起来的社会美誉度受到极大的损害。


参考文献: 

 

①黎史翔:〈“约架”输赢不代表拳种的优劣》,《法制晚报》2017年5月3日

②李江:《中国武术不能自欺败人》